綠色金融 引領 產業未來

2017綠色金融與綠色供應鏈高峰論壇傳遞綠色理念

6月3日,2017·綠色金融與綠色供應鏈高峰論壇在位於陸家嘴的中國金融資訊中心舉行。來自綠色金融領域的各界人士500餘人濟濟一堂,研討綠色發展,傳遞綠色理念。

APEC綠色供應鏈合作網路天津示範中心攜手中國標準化研究院、中國建築材料流通協會、協鑫金融(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共同發佈中國建設行業綠色供應鏈指數評價研究報告。

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副行長祝憲,央行上海總部副巡視員季家友,聯合國綠色海綿智慧城市國際諮詢專家王洪衛,中國建築材料流通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秦占學,協鑫金控集團董事長孫瑋,中國金融資訊中心董事長葉國標,上海證券報董事長張小軍,中共安吉縣委書記沈銘權,中國保險投資基金副總裁蘇峻,上海中心大廈建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顧建平,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董事長林輝,協鑫金控總裁束蘭根,陸家嘴金融城理事會綠色金融專委會召集人孔偉,綠地金控常務副總經理龐引明,陸家嘴金融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黎作強,上海財經大學國際金融中心研究院執行院長趙曉菊,國和資本總裁程放,APEC綠色供應鏈合作網路天津示範中心總經理穆玲玲,普蘭金融副總經理朱蓬來,月星集團副總裁顧春峰,上海銀行同業公會秘書長趙海,上海歐美同學會常務副會長王祿甯,同濟大學綠色建築及新能源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譚洪衛,徐州恒鑫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張利鈞,APEC綠色供應鏈合作網路天津示範中心副總經理李智靜,中國標準化研究院資環分院主任付允博士,浦江金融論壇秘書長李國旺,中天金融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首席資訊官王輝,太平洋證券固定收益部總經理吳盛生,中國人民大學絲路專案組成員何秀菊,仟邦資都董事長葉巍,協鑫金控助理副總裁費忠,JadeValue投資孵化器董事總經理孫麗華,中國金融資訊中心副總經理張鳳明等出席了當日論壇。


據悉,論壇由中國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專業委員會,中國建築材料流通協會指導,由陸家嘴金融城理事會、中國金融資訊中心、陸家嘴金融發展中心、協鑫金融控股集團、APEC綠色供應鏈合作網路天津示範中心、中歐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主辦。上海市銀行同業公會、上海市保險同業公會、上海市支付清算協會、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研究院、現代支付與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聯合主辦,陸家嘴金融網進行全程圖文直播。

 

以下為會議現場發言實錄:

 

領導致辭


協鑫金控集團董事長孫瑋


協鑫金控集團董事長孫瑋講到,過去一年多以來,來自各界的專家多次相會在中國金融資訊中心,為綠色金融的共同願景,凝聚各界的遠見卓識,發佈了多項研究成果,呼籲並促成了陸家嘴綠色金融發展中心等一系列的機構和會議機制的落地。為綠色金融在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的過程中凸現其應有地位,作出了開拓性貢獻。


她說,也正是在中國綠色金融發展元年,專注于清潔能源、新能源及相關環保產業二十多年的協鑫集團,開啟了由綠色產業向綠色金融延伸,產融結合一體化發展的進程。迄今為止,協鑫集團在綠色產業基金、綠色金融租賃、綠色債券發行、綠色金融研究等諸多方面都取得了可喜的進展,為自身的轉型發展構建了有力支撐,也為新能源行業和金融行業的密切對接合作積累了一定的經驗。


孫瑋表示,供應鏈和金融都屬於產業的循環系統,圍繞產業上下游牽涉到政府、企業和公眾的方方面面,是促進產業鏈綠色升級的重要抓手,綠色金融和綠色供應鏈具有理念上的契合性,方向上的一致性,實踐上的互補性。未來,將供應鏈與綠色產業、綠色金融更緊密地結合,將會給綠色發展帶來更大的拓展空間。

陸家嘴金融城理事會綠色金融專委會召集人孔偉


陸家嘴金融城理事會綠色金融專委會召集人孔偉提到,2017年3月3日,同樣在中國金融資訊中心上海廳,陸家嘴金融城理事會綠色金融專業委員會(下稱“專委會”)正式揭牌,作為一個綠色金融發展的平臺,一個業界共治的平臺,專業委員會努力將陸家嘴金融城打造成為亞洲乃至世界綠色金融中心,期待與各界共同見證綠色金融的發展。


孔偉介紹了專委會成立以來開展的一系列工作。第一,與盧森堡交易所、上交所、深交所分別探討關於中國企業在國際交易所共同掛牌發行綠色債券的方式和途徑。第二,和聯合國PRI組織共同研討關於責任投資的合作和發展機制。第三,參加中英財經高峰論壇。第四,受央行委託,在陸家嘴一同接待拉丁美洲銀行代表團,共同探討在拉美國家一起合作開發綠色金融專案和產品的工作。第五,召開了專委會的第一次會議。第六,參加了4月15日在北京召開的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委員會的年度會議,也作為地方綠色金融論壇的主要參與方之一,發表了關於陸家嘴金融城探路綠色金融的主旨演講。第七,與英國駐滬總領事館召開了中英綠色金融論壇,原倫敦市市長羅傑爵士和英國駐滬總領事共同參加。第八,與氣候債券倡議組織CBI在上海召開了關於綠色債券的標準及其發展趨勢的研討會。第九,與英國貿易協會展開了關於中英綠色金融發展系列論壇的工作。


孔偉表示,通過以上九項工作,專委會在綠色金融的路徑、國際合作和具體的發展產品上,與各相關機構展開了比較密切的探討和合作,也希望未來進一步推進這些工作。最後孔偉表示,綠色發展之路任重道遠,望各方協力共進。

中國金融資訊中心董事長葉國標


中國金融資訊中心董事長葉國標在致辭時指出,習總書記提出的“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用”五大發展理念, “綠色發展”是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最近,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總書記又強調建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的緊迫性和重要性,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要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要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

 

綠色是生命的顏色,古代詩詞中有許多描寫自然風光、美麗生態的名篇名句,譬如杜甫的“兩隻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李白的“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王維的“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陶淵明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我的家鄉在浙江西部山區建德,山青水秀,民風淳樸。李白的詩句“人行明鏡中,鳥度屏風裡”,孟浩然的詩句“野曠天低樹,江清月近人”,描寫的就是新安江的山水風光。我們希望祖國的美麗江山,不僅呈現于古人的詩詞中,更呈現於我們的身邊和眼前,“看得見山水,記得起鄉愁”,還要傳承給我們的子孫後代……


人是自然之子,我們的祖先尊尚天人合一,強調敬天敬地敬父母,對大自然要心存敬畏,人與自然要和諧相處。“人定勝天”的說法是荒謬的,以犧牲生態環境來追求GDP和經濟的畸形發展,也是短視的、得不償失的。在生態環境保護方面,我們有過誤區、走過彎路、付過學費,好在當下從政府到企業,從媒體到公眾,都深刻意識到了生態環境、生態文明以及綠色發展的極端重要性,認識到“美麗中國,永續發展”的深遠戰略意義,認識到天更藍、地更綠、水更清、環境更優美,無論對當代、對子孫後代都是最最要緊、至高無上的。


綠色發展,人人有責。綠色金融、綠色經濟、綠色消費、綠色發展,不僅需要政府引導,更需要金融機構、企業、媒體以及公眾的廣泛參與和積極行動。從節約每一滴水、每一張紙、每一度電、每一粒米開始, 從每個人做起,從現在做起,從一點一滴做起……


作為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的核心載體,陸家嘴金融城整合多方資源,積極探索綠色金融,全力宣導綠色發展,專門成立了陸家嘴綠色金融專業委員會和陸家嘴綠色金融發展中心,旨在搭建一個開放、服務、分享、共贏的多功能國際化平臺,集聚來自政府、金融機構、企業、高校、媒體、研究機構等各方面的力量和智慧,交流綠色發展的經驗,分享綠色發展的智慧,謀劃綠色發展的未來。

 

主旨演講


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副行長祝憲


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副行長祝憲表示,新開發銀行是由五個金磚國家共同成立的一家新的多邊金融發展機構,成立至今,發展和支持的重點都是綠色經濟、綠色產業,目前已經提供支援的項目當中,80%是與綠色行業有關係的。新開發銀行希望與各界合作,在成員國裡重塑經濟發展新的可持續道路,特別是在綠色金融可持續發展方面作出自己的貢獻。

 

 


對於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退出《巴黎協定》,祝憲認為,這其中有諸多原因,但從特朗普是一個成功商人以及他在選舉中公開聲稱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的角度,他的這個決定更多的是代表了眼前利益。因此,從全球發展的趨勢來看,無論是氣候變化還是綠色經濟、綠色金融,不應該低估我們所面臨的風險和挑戰。


祝憲講到,綠色發展不僅僅是一個綠色金融的問題,它還是綠色理念、綠色生活方式的問題。任何一項產品或服務都有供給方和需求方,要實現綠色發展的需求方不斷生長,使公眾能夠在自己生產生活和消費領域當中自覺地為綠色事業提供支援,這僅僅是一種政府行為,更應該是一種大眾行為。我們永遠都是在全域和局部利益、當下和長遠利益中間進行一種理性的判斷和選擇,中國現在必須走出一條可持續發展的道路,必須要擁抱綠色金融,綠色經濟,以及綠色發展理念。


最後,祝憲提出,在綠色經濟的引領過程中,必然有政府和市場作用的問題。如果說還不能在市場上形成完全成熟的產品和服務,政府責無旁貸,必須進行政策上的支持,無論是補貼,還是銀行貸款,都應該去做。隨著成本的下降,隨著消費者的接受,能夠逐漸退出,而不要讓企業感覺到政府的支持是一種全方位的、完全長期進行的。但最終還是要靠市場力量,沒有市場的力量,沒有消費者的投票,任何新興事業都是不可能有生命力的。

 

聯合國綠色海綿智慧城市國際諮詢專家王洪衛


聯合國綠色海綿智慧城市國際諮詢專家王洪衛提出,綠色經濟和可持續發展,關鍵在城市。 研究表明,到2030年,城市人口將達52億,其中發展中國家將超81%。全球的城市化,一方面是人類文明的巨大進步,另一方面它所帶來的包括資源枯竭、能源匱乏、環境污染、生態失衡等一系列問題,都是災難性的問題。因此,綠色發展、可持續發展的關鍵在城市。


如果說綠色發展、可持續發展的關鍵在城市,那城市當下應該採取什麼樣的措施呢?王洪衛認為,有三個方面值得關注:


第一,發展綠色建築。建築物是人類工作學習的載體,是城市耗能的主體之一。這也是中國當下遇到的最大問題。國際上的經驗是,美國從住房保障中拿出了40%的資金,讓窮人可以申請住房租金補貼,而中產階級可以通過對他們的房屋進行節能改造而取得補助,這個補助也納入了住房保障的範疇;歐洲的綠色建築以德國為代表, 稱為被動式建築,發展很快,甚至出現了很多零能耗的建築。目前中國房地產業99%現在還在走工業化的道路,通過擴大規模、降低成本來取得最大利益。這些建築物在未來的二十、三十年會成為城市發展的很大負擔,而房地產企業在綠色建築方面的實踐還處於開始階段,很多是口號式的。


第二,綠色城市發展需,多元化的解決方式。每個城市都可以根據自身特點選擇解決方式,避免一哄而起。比如上海靠海洋,潮汐能比較豐富,可以潮汐能發電;舟山是中國海洋流最豐富的地方,通過海洋流可以解決其能源問題。 不能一切用光伏或風能解決。


第三,綠色可持續發展需要大資料的平臺的支撐。比如西安的霧霾當中,不到30%是農業和沙塵暴,其他70%是工業污染和汽車尾氣污染,而只要運用大資料改變交通管理方式,汽車尾氣污染就可以下降60%。大資料的解決方式有很多,聯合國也在探索上海能效中心進行合作,希望上海的每個工業園區建立自己的能耗監控制度,來推動綠色經濟的發展。

 


中共安吉縣縣委書記沈銘權

 

中共安吉縣委書記沈銘權介紹到,安吉縣隸屬於浙江省湖州市,戶籍人口46萬,常住人口是60萬。安吉是長三角的中心地,是離上海最近的一個山區縣,也是黃浦江的源頭;安吉是多元文化的交融地,歷史上大量的移民遷入安吉,形成了安吉開放包容的文化。安吉還是“兩山”重要思想的誕生地、美麗鄉村的發源地、綠色發展的先行地,在探索綠色發展方面,安吉全縣上下始終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囑託,堅定不移踐行“兩山”重要思想,全力推進縣域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 沈銘權講到,近年來,安吉主要做了三個方面的工作:


第一,保持定力,護美綠水青山。多年來,安吉的森林覆蓋率、植被覆蓋率都在70%,空氣優良天數的也保持在90%以上。並且先後獲得了全國首個生態縣、首批生態文明獎等榮譽。


第二,增強實力,做大金山銀山。2005年至2016年年底,安吉的GDP年均增長在12.5%,財政收入年均增幅在24%,當前的安吉,發展的平臺更加優化,專案的質效更加突出,產業特色更加顯現。三峽集團、中國城通等實力企業相繼將一批百億級的項目落戶到安吉,還有一批來自上港、海銀金控等滬資企業投資的項目落戶安吉。同時,安吉將優先發展健康休閒這一優勢產業,提升裝備製造和綠色家居兩大傳統產業,培育資訊經濟、通用航空和現代物流這三大新興產業。


第三, 激發活力,共用“兩山”轉化的成果。作為地方政府來說,發展的目的是讓老百姓有更多的獲得感和幸福感。當前安吉的經濟總量處於浙江省的中等水準,而安吉的農民人均收入去年達到了25477元,高於浙江省平均2611園。


沈銘權表示,安吉縣已經將金融產業作為一個重要的產業來發展,成立了綠色金融產業的引導基金,引進了螞蟻金服、紀元資本等一批金融企業。在此基礎上,希望未來與社會各界在資訊交流、資源彙聚、智力支撐等方面增進合作,共建共用“兩山”轉化的成果。

 


中國保險投資基金副總裁蘇峻


中國保險投資基金副總裁蘇峻主要結合實際對中國保險投資基金投資的京杭大運河生態修復基金進行了闡述。


他說,國家進入新時期以來,對綠色理念的追求,成為金融業如何引領經濟社會發展方面,我們也進行了探索,把落腳點落到了京杭大運河。京杭大運河作為從北京通縣到杭州以及它流域相關36個城市,現在居住了4億多人口。京杭大運河隨著發展,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問題。


運河完美的景觀正在被工廠、棚戶區包圍和淹沒。過去運河的功能,作為運輸和物流的功能,正在逐步縮小,但它作為文化和宜居的傳統,應該把它修復和建設。政策依據是我國2015年城市工作會議提出來的,結合縣城、古鎮、古村落、古建築的保護、旅遊、挖掘升級整理,結合交通、能源、供水供熱供電,垃圾處理,海棉城市、管廊城市這些方面的建設,我們在這些方面進行投資,使得這些城市進行升級。


第一個專案落腳點放在揚州。在京杭大運河,揚州的歷史就是今天的上海,它承載了社會功能。2014年,京杭大運河申請世界歷史文化遺產名錄,揚州作為牽頭城市。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投出去1000億。同時,中保基金的來源還是很充分的,截止到2016年底,可用於投資的總資產已經超過了15萬億,其中50%可以用於投資實體經濟。


他說,中保投京杭大運河生態基金建設,是我們自身代表保險業服務國家城鎮化建設的一個重要體現,對特色小鎮的建設,生態宜居的建設,城市群的建設,綠色發展理念的貫徹,都有積極的意義。到目前為止,因為揚州專案的成功,從杭州一直到徐州,還有安徽的滁州,有十幾個城市已經陸陸續續都與我們聯繫,進行具體的洽談,有的也已經進入了詳細的談判,條款制定的階段。


下一步,我們將根據中央對地方政府債務以及對中央新的綠色發展調控,調整我們投資模式,同時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發現,如果每個城市設立一個單獨基金,中保投作為去年剛剛成立的新單位,如果建十個基金,我們完全是管不過來了,金融業如何引領,從供給方和需求方的關係,提高這方面的能力,我的精力希望更多的放在這方面的思考上。下一步,我們正在和浙江省、江蘇省的省屬企業進行合作,和江蘇省和浙江省各成立一個基金,通過這個基金再往沿線城市投放資金。

 


上海中心大廈建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顧建平


上海中心總經理顧建平說,上海中心建築物的總的建築體量57.8萬平方米,接近60萬平方米,在一棟建築物裡面。


他說,這是一個什麼概念呢?我們上海的外灘,從延安路到北京路的外白渡橋,第一排的建築物加起來,總的建築面積接近60萬平方米。所以可以做一個很形象的比喻,上海中心就是一座豎起來的外灘。那麼未來它全部投入運營以後,可能要達到3萬到4萬人在這棟建築物裡面從事各種各樣的活動。這個在國外來講,是一座城市的概念,而且不是一座小的城市。所以,我們覺得上海中心這個建築物,應該不是一棟簡單的建築物,它應該是一個城市的概念,是一個社區的概念。


作為一個城市,作為一個社區,它可能還包含很多,比如說人文方面的,文化方面的,它的智慧,它的技術。但有一點很重要,綠色建築是它非常關注的。在2006年6月12日我們發出第一份建築方案徵集設計任務書,我們提出了兩個概念,一個是垂直城市的概念,一個是綠色建築的概念。這個概念我們一直運用到現在。綠色建築是需要我們有一個超前的思考,需要有一個很大的勇氣去做這件事情。因為它不是一個概念,它需要很實在的實施。


到目前為止,全世界400米以上的建築物,唯一一棟得到美國LEED白金認證的,就是上海中心。這個綠色建築,並不是一個概念,它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系統。按照我們現在的估計,按照中國綠色建築三星,或者美國LEED白金的認證,可能要比同類的建築物增加3%,如果按照白金級認證,就要增加5%的投入,所以這個是需要一定的投入,如果沒有投入,是根本達不到這個標準的。


這個投入是有回報的。上海中心按照美國LEED白金和中國綠色三星,投資雖然會增加3%到5%,但我們投入運營以後,按照美國LEED標準,我們可以減少能耗20%左右,這個對上海中心這麼一個龐然大物,這個能耗的節約是一個巨大的效益。我們如果一天是100萬的話,那一年就可以減少能耗的支出可以在6000萬到8000萬,所以這是一個巨大的效益,只不過最早你需要一次的投入,然後通過很多年的運營去進行回收。


同時他認為,如果沒有很多的配套政策上去的話,是很難持續的。

 

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董事長林輝


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董事長林輝說,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成立於2008年,註冊資本3億元人民幣,有多家股東,其中財政部清潔發展基金,中石化,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為並列大股東。


他說,我們承擔了國家碳交易試點建設工作,從2013年到現在已做了三年了,按照上海發改委規定,目前上海有300多家企業納入了碳交易範圍。目前上海碳市場累計成交量6千萬噸,交易額逾7億元。


最近有一個體會,綠色金融在實體產業發展中遇到的問題,總結起來有幾方面,包括政府的政策在有些地方力量有限,綠色金融發展中的成本問題,節能減排對於企業壓力問題等。在與控排企業的接觸中,上海企業好一些,到湖北、山東調研時,為他們提供能力建設時,有些企業負責人提到,節能減排有可能成為壓倒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上海做碳金融的時候也遇到了企業實實在在的壓力。但另一方面,作為一個市場主體,企業對綠色金融、綠色債券的使用缺乏動力,包括銀行等也沒有足夠的動力,如何把政府有限的財力和企業有限的利潤在減排、節能、降耗面前有效的整合起來?我們願意在這方面進行探索,構建有效、發達的協力廠商服務平臺,使得這兩方面遇到的瓶頸得到有效的緩解。除了碳排放權交易,我們在排汙權交易、新能源車積分等都進行了設計和研發。


他說,圍繞著碳交易,有很多可以進行開發的碳金融產品,儘管我們已經做了碳基金,碳質押,包括正在做一些綠色債券的研發,但圍繞碳交易和碳資產管理仍有很大的空間。同時,我們希望通過氣候大會這樣一個機遇,把中國企業推廣到國際氣候的平臺上,推廣到全球。我們也設立了綠碳獎,正在探索如何服務於控排企業,服務于金融機構,同時為政府提供一些有效的幫助。

 


綠地金控常務副總經理龐引明


綠地金控常務副總經理龐引明分享的主題是Fintech與綠色金融。


他說,我一直在想,我們現在金融界有兩個角度的問題,綠色金融解決什麼問題呢?解決的是資金投向的問題,我們要支援綠色的產業,支持可持續發展的大業。我們Fintech解決什麼問題呢?Fintech解決的是金融自身存在的過度仲介化,過度金融化,普惠化不夠等等方面的問題。這兩個問題,我覺得可以並行發展的,而且這兩個是有深刻內在聯繫的。


他說,區塊鏈技術可以解決很多清算的問題,很多的機構,包括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包括很多的資產管理機構解決清算的問題,如果用區塊鏈技術解決這個問題的話,這個工作可能就省掉了。包括跨境清算的一些問題,地球是圓的,到了晚上,那頭已經結束了,我們這頭還沒有開始,很多互相清算,一些交易的問題,都可以通過一些新的技術解決。這個技術的解決,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我們的金融成本。金融成本的降低,實際上就是綠色化的一部分。


他說,Fintech作為一種技術,可以提供支援,包括大資料、雲計算、區塊鏈技術的支援。這個角度,可以為我們整個金融發展,提供解決一個角度的問題。大資料改變人們的生活,大資料的時代來臨了,我們綠色金融跟大資料也有非常深刻的關係。大資料可以使很多角度的成本得到減輕,大資料也可以使綠色金融更有方向。如果在Fintech基礎上決定我們投向的話,可以通過大資料的方式,異地的遠端的予以解決。


綠色金融從兩個角度去理解,綠色金融解決一個投入的問題,我們支持的是那種可持續發展的產業,使得整個經濟發展能夠綠色化。另外一個角度來說,金融本身的這種去杠杆,降低成本,它也是另外一個程度的綠色化。


Fintech和綠色金融實際上是一體化的,通過這種方式,使我們金融投向更加精准,使得整個社會的成本都能得到減少,在整個成本得到減少的情況下,使得我們的金融更優化,更接近金融的本原。大家不要忘記我們為什麼出發,這個是值得我們思考和實踐的。

 


同濟大學綠色建築及新能源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譚洪衛


同濟大學綠色建築及新能源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譚洪衛說,第一要合理安排我們能源的規劃,我們今後使用的能源,不能光是很慣例的考慮用煤用電,可能儘量要用潔淨的能源,做到能效的提升,做到能源的梯級利用。第二解決降耗的問題。我們做的建築,可能我們現在面臨的一個挑戰是,以前設計建築師從純美學的角度出發得比較多,所以在社會上出現了奇奇怪怪建築的批判,未來圍繞綠色的導向,可能在建築設計上,也要發展綠色的設計理念,要把不必要的能耗降下來。第三要提高能效。第四,談到綠色建築,不是指建成一個綠色建築,是在建築整個生命週期裡面要實現綠色。一個建築建成之後,要有幾十年的運轉,這裡面要消耗很多的能源,如果這個問題沒有解決好,可能都是達不到真正綠色的。


我們城市現在面臨的現狀,我們必須要有新的思考和新的挑戰。最近國家提的比較多的是光伏扶貧,現在光伏也要朝著有安裝潛力的農業設施、工業園區、校園、大型的建築這些方面傾斜,才能找到出路。這些除技術上的創新之外,離不開我們在市場運作模式上的創新,還有金融體制上的創新。在光伏這個行業,在我看來還是做得比較成功的,已經有成功的案例在光伏扶貧上。


他說,自己最大的困惑是在我們建築未來全壽命週期服務的行業,可以說現在我們國家做了很多的建築,用了很多的技術,很多的產品,但是也就是完成了在初期建設階段。未來它的能耗能不能降下來,它的運行有沒有專業隊伍進行技術支撐,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也沒有新的業態,還沒有完全做專業服務,可持續發展服務的業態,所以這是需要通過大資料從技術上解決這個問題,通過金融市場機制來解決這個問題。

 


徐州恒鑫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張利鈞

 

徐州恒鑫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張利鈞說,綠色金融是綠色發展的重要物質基礎,是促進綠色發展的重要推動力。融資租賃同時又是金融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金融改革和創新的重要發展方向。綠色金融租賃行業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

當然,構建完善的綠色金融體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一是要加大發展多種金融工具應用來服務綠色產業,例如綠色債券,綠色PPP,碳交易,二是需要更有利的政策環境支持,降低綠色專案的融資成本,提高綠色融資的可獲得性。三是發揮具有專業能力的和規模效應的高風險的風險控制能力。四是在不斷完善和建立綠色投資、控制污染型的投資有關法律法規的出臺。

正是得益於以上政策的推動,國家發改委在2016年12月31日印發了綠色債券發行的指引。中國綠色金融市場已經成為全球第三大市場。同時,也成為全球最大的綠色債券的應用市場。國內巨大的綠色廣泛的市場,同時也給融資租賃的發展帶來了新的歷史機遇。融資租賃在國內經過十年的發展,和國際相比較,在國際上,在不動產投資和裝備製造生產線的應用領域,融資租賃的滲透率在30%以上,在國內還不足5%。

國內到現在為止,融資租賃公司已經突破1萬家,金融租賃公司已經達到了60家。恒鑫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主要是由協鑫集團下屬公司作為主發起人,全國第一家以綠色融資租賃產品為特色的金融租賃公司,也是全國第50家非銀行的金融機構。

 

論壇主持人:中歐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研究員,上海支付清算協會副秘書長劉功潤

 

中國建設行業綠色供應鏈指數評價研究報告發佈

 

研究報告發佈主持:APEC綠色供應鏈合作網路天津示範中心總經理穆玲玲

 

APEC綠色供應鏈合作網路天津示範中心副總經理李智靜

APEC綠色供應鏈合作網路天津示範中心副總經理李智靜說,APEC綠色供應鏈合作網路天津示範中心攜手中國標準化研究院、中國建材流通協會、協鑫金融(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共同發佈《中國建設行業綠色供應鏈指數研究報告》,推出滬深兩市建設行業企業綠色供應鏈指數TOP 50排行榜。作為全球首例上市公司綠色供應鏈指數研究報告,對探索上市公司環境資訊披露和環境績效評價具有重要意義。

建設行業綠色轉型壓力與潛力巨大,抓住作為建設行業產業鏈核心的開發企業,“以點帶鏈”推動建築行業整個供應鏈上下游企業的綠色轉型和發展模式。

2016年8月,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委發佈《關於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支持開發綠色指數、開展綠色供應鏈管理。

監管部門積極推動上市公司環境資訊披露,探索運用創新機制,需要拓展環境資訊披露範圍,提升標準化程度,結合行業特點和環境熱點問題創新上市公司環境資訊披露與績效評價創新機制。

基礎設施建設是綠色一帶一路建設的重點領域,面臨較高的環境風險,綠色供應鏈提倡與環境相融的產業增長方式,是提升基礎設施建設綠色化水準的重要機制和手段,重塑我國基礎設施建設綠色品牌,助力中國優質產能走出去。

APEC綠色供應鏈合作網路天津示範中心和康居認證中心作為《指數報告》的主研究單位,攜手中國標準化研究院、中國建築材料流通協會、協鑫金融(集團)控股有限公司、中國證券法學研究會、中國建材報社、中國綠色建材產業發展聯盟等合作機構,歷時一年合作完成。

建設領域企業綠色供應鏈指數從經營管理、環境保護、資源節約和供應鏈管理等四個維度,圍繞核心企業自身綠色經營、綠色建設能力以及開展綠色採購等綠色供應鏈管理等情況進行綜合評估。

《指數報告》在開發模型和調研溝通過程中瞭解到,我國部分上市建設領域企業對綠色供應鏈管理進行了探索性嘗試,行業整體綠色供應鏈管理意識及水準提升空間較大,建設行業上市公司開發的綠色建築項目占比有待提高,上市公司環境資訊披露有待規範完善和標準化。

《指數報告》在對國內外相關指數和綠色供應鏈理論研究基礎上開發出契合我國現階段建設行業狀況的指數模型,經業內多家權威機構專家論證和修改完善。報告發佈有望為上市公司、行業主管部門和自律組織推動綠色供應鏈管理提供量化管理依據,為證券監管部門和證券市場促進上市公司環境資訊披露和綠色發展提供新抓手。

中國建築材料流通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秦占學

中國建築材料流通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秦占學說,建設一個低碳生態系統,發展一個綠色金融體系,建築一個可持續發展社會,需要政府、產業、金融、研究等各方面的共同努力,特別是需要國內國際的協調發展。

就國內而言,我國的綠色發展形勢還是不容樂觀的,霧霾、碳排放、能耗、水土污染等問題仍較為突出,而房地產建築業的綠色發展,對改善其現狀是至關重要的。我國碳排放占全球約20%,其中房地產和建築業占了40%,也就是說全球的碳排放中我國房地產及建築業占了約8%。我國政府正在積極推動環境治理,出臺了一系列的相關法律,也取得了顯著的效果。

這次建設行業綠色供應鏈的發佈,讓市場又多了一個獲取環境資訊的手段,多了一條推動建設行業綠色化的新路徑。同時,也是對新型綠色消費模式的引領,起到了對建設行業綠色轉型的倒逼作用。這次會議也是踐行中央提出的“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用”五大發展理念,為我國深入推進低碳綠色發展提供輿論和技術支援。

 

中國標準化研究院資環分院主任付允博士

中國標準化研究院資環分院主任付允博士認為,一是物件選擇准。建設行業作為國民經濟及社會發展的重要行業,產業鏈長,關聯企業多,與金融行業密不可分,供應鏈中的資源整合、資本運作、綠色影響優勢明顯。綠色建築、綠色建材及國家建立統一綠色產品等制度體系的實施,為建設行業綠色供應鏈的評估創建了條件。中國製造2025綠色製造工程及綠色製造財政專項都將綠色供應鏈作為重要建設領域,為建設行業綠色供應鏈的評估奠定了政策基礎。

二是指標選取全。建設行業綠色供應鏈指數是從生命週期視角,綜合考慮經營管理、綠色建設能力、綠色供應鏈管理、環境影響、資源節約、碳排放等要素,全面、系統反映建設行業綠色供應鏈建設能力和水準,有助於建設行業綠色供應鏈發展瞄準方向,找准座標,校準行動。

三是應用前景好。大家的共識是,2016年是綠色金融元年。綠色金融體系的系統構建和快速發展,需要產業綠色評價體系的基礎支撐,更需要採信市場化主導、協力廠商評估產出的權威可信結果。建設行業作為一個資金密集型行業,對金融有很強的依賴性,具有明顯的金融屬性。利用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綠色股票、綠色基金、綠色保險等金融工具,有利於推動建設行業的綠色化、低碳化發展。本報告的評價結果可以為建設行業綠色金融工具的運用提供資料支援和結果導向。

圓桌論壇

 

從左到右為:APEC綠色供應鏈合作網路天津示範中心總經理穆玲玲,中國建築材料流通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秦占學,上海財經大學國際金融中心研究院執行院長趙曉菊,浦江金融論壇秘書長李國旺,中天金融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首席資訊官王輝,太平洋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固定收益總部總經理吳盛生,口岸金融專家何秀菊

上海財經大學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研究院執行院長、上海市人民政府決策諮詢特聘專家趙曉菊教授提出,應將上海建設成為應用大資料、雲技術、移動互聯網、區塊鏈等金融科技手段,支援科技金融和實體經濟綠色發展的“綠色國際金融中心”,並首次提出了“綠色國際金融中心的衡量、評估的五大標準。

趙曉菊認為,目前國際上對國際金融中心的認定及排名已經有公認的一些規模硬指標和軟環境指標,硬指標比如股票和債券的發行額;二級市場上的證券交易額;黃金、石油等大宗商品的品種、交易量、交易額;股票和債券的期權、期貨等金融衍生產品等的交易,這些品種和規模硬指標方面的條件,上海已經達到或比較完善,但在軟環境方面,包括政策的透明度、市場准入、信用環境、金融監管的科學性和效率性等方面還有較大提升空間。

趙曉菊表示,建設綠色國際金融中心,國際金融中心的所有硬指標和軟環境方面的條件,仍應盡可能健全完善。在此基礎上,衡量評估一個國際金融中心是否屬於綠色國際金融中心,我個人認為,至少應該按以下五大標準衡量評估:

第一,要能夠在綠色金融的國際標準制定、綠色金融產品設計、綠色金融的發展導向、綠色金融的國際法規、實施細則制定;以及綠色金融的監管方面,要成為綠色金融國際法規與政策標準制定的主要參與者、制定者和發佈者。第二,要成為綠色金融服務的提供者、綠色金融產品的設計者,包括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綠色基金等等。第三,要增加國內採納赤道原則的金融機構(主要是主動採納赤道原則的商業銀行)的數量,在這方面以商業銀行為主的金融機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目前大陸只有興業銀行和江蘇銀行兩家商業銀行宣佈採納赤道原則。(注:赤道準則要求金融機構在向一個專案投資時,要對該項目可能對環境和社會的影響進行綜合評估,並且利用金融杠杆促進該項目在環境保護以及周圍社會和諧發展方面發揮積極作用。這是一套非強制的自願性準則,用以決定、衡量以及管理社會及環境風險,以進行專案融資或信用緊縮的管理。)第四,政府和金融監管機構是否制定推動綠色金融發展的政策法規、是否構建較為完善的綠色金融體系。第五,要彙聚一批綠色金融理論研究、綠色金融應用與實踐研究、各類綠色金融產品標準制定研發的機構和諮詢中心,為綠色金融支援實體經濟的綠色發展、支援綠色技術的研發、孵化、轉移轉化提供諮詢的專家和機構。

趙曉菊認為,上述條件,有些已經具備,有些還需要方方面面一起努力,持續推進,為推進上海成為綠色國際金融中心共同努力。

太平洋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固定收益總部總經理吳盛生表示,自從2015年國務院發文表示支持再生能源之後,從發改委到證監會到人民銀行,包括七部委聯合發文都直接提出了發展綠色債券,對於這部分享的專案國家非常支持。吳盛生認為綠色債券是短期內最直接的能落到實處的綠色金融。對於綠色債券有很多明確的標準,是非常直觀的綠色金融的應用。但實際上,我國綠色債券去年發行了2000億,相比起整體發債10萬億的體量來看顯得占比不大,其中綠色債券很大一部分是以金融機構為主體的金融債。吳盛生提出,由於企業發行債券在審批時效和發行利率上都不具備競爭優勢,這方面的需求還處於被抑制的狀態。另外從監管來看,吳盛生認為現在企業是否真正有綠色專案需要融資依舊存疑,在這方面監管部門加強標準執行是符合綠色債券的長遠發展的。最後,吳盛生表示,對綠色金融這方面,金融機構關注得不多,很需要專業科研機構,綠色組織,綠色企業形成一個業內標準,和監管結合起來。這樣才能更好的指導金融機構開展相關的業務。

中天金融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首席資訊官王輝表示,從建築和能源關係來講,能源的發展方向是能源互聯網。未來能源發展方向象互聯網自由交換資訊那樣實現能源與電網的自由交換,這意味著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能源產銷者,能源傳統供應鏈將被顛覆。王輝相信這種變化是資訊科技推動的結果,其中重要一個是物聯網。王輝介紹,物聯網將通過網路把萬物連接,通過感測器、控制器,把能源上載和下載進行控制,這就是資訊科技在其中所發揮的作用。賓士和Nest已經開展了這種嘗試,實現車輛和智慧家居的互動。另外,王輝表示,如果說物聯網改造能源產銷方式,那麼區塊鏈將解決能源產業與金融實現融合的問題。雖然沒有區塊鏈交易一樣可以發生,但有了區塊鏈,其分散式記帳、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可追溯的特點,可以以更低的信用成本提高交易效率,從而使得能源與金融產生更緊密的連接。王輝認為不僅物聯網是綠色的、區塊鏈是綠色的,所有金融科技中的每一項技術都具有綠色的特徵。例如移動化技術,2011年移動設備出貨量已經超過PC,移動終端待機耗電是0.44瓦,通話能耗1.44瓦,而一台PC的耗電量不算顯示器也達到80到200W。最終移動終端代替PC時,我們進入了更加綠色節能的生活方式。大資料和人工智慧也是綠色的,阿爾法狗在去年和李世石對弈時,每盤的能耗是3000M焦耳,而在幾天前和石柯對弈時,其演算法得到顯著優化,能耗降低到300M,每一步能耗有機會接近人類水準。資訊科技具有綠色特徵,這與綠色金融、綠色供應鏈的內涵是高度吻合的,王輝呼籲在未來能源產業金融產業創新中需要更多應用資訊化思維去思考,用信息技術去創造一個新的產業生態。

浦江金融論壇秘書長李國旺表示,中國智慧講究民胞物與,對天地要有敬畏之心,要能可持續發展,也就是要注重綠色發展,只有綠色發展才有綠色金融,所以綠色發展的理念都是植根于天人合一的精神。李國旺認為,綠色金融應該是低成本、低能耗、低排放的,與之相對應的,綠色金融還有三高,高效率、高效用、高效益。高效用主要表現為廣大人民群眾歡迎,高效益主要表現為不僅體現在企業的利潤高效益,還必須有生態效益和社會效益。如此就能把綠色金融和非綠色金融區分開來。李國旺表示,中國綠色金融發展過程中必須處理好六個關係:第一,同國際資本的關係;第二,同黨的政策是否匹配;第三,相關部委具體落實政策;第四,地方政府;第五,同投資方或者經營者的關係;第六個,符合人民的利益。李國旺認為,要實現綠色金融首先要梳理國際上相關政策制度要理一遍。第二要明確綠色股權、綠色產權、綠色物權等怎麼統一開發的問題。再次是品牌問題,綠色相關的品牌企業、品牌產品、品牌的區域要樹立身份和地位,積累聲譽。最後還要通過綠色金融把全球資源整合到中國經濟發展上來。

口岸金融專家何秀菊老師表示,隨著“一帶一路”號角的吹響,有著良好生態環境的邊疆口岸,能否繼續保持良好的生態,是非常重要的。在國家提出“一帶一路”之後,得到了很多國家的回應,另外也伴隨著一些擔憂,尤其是擔憂中國的企業能不能保持當地的生態。因為“一帶一路”的沿線國家的生態非常脆弱,而且它的法律環境和技術標準還沒有健全。何秀菊表示,在海外,她能感覺到當地民意的擔心,中國“走出去”,會不會給當地帶來污染或者生態退化?所以中國提出了要共建綠色絲綢之路,從整體設計上防控生態風險。何秀菊認為,在中國“走出去”的過程中確實需要建立綠色標準。如果上游的供應商能夠加入到綠色供應鏈的行動,擔負起相應社會責任,就能提高產品品質。何秀菊相信,通過國有企業,國際組織以及民間組織和企業的共同努力,綠色文明一定會給中國以及沿線所有“一帶一路”的國家帶來福祉。